专业动态
专业动态
专业动态
返回上一页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业动态 > 专业动态 > 详细信息
数字化教学资源共享 新概念冲击教学观——共建共享不能停留在理念上更要体现在行动中

“大家请看投影,上面有一些当时录下来的工作人员上车的场景,我们的学生在这里练习开地铁车。”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副校长、“电气运行与控制专业精品课程资源建设”项目课题组组长姬立中停下脚步,指着身旁的一台记录型实训装置说。

姬立中告诉记者,在这间电动列车司机仿真驾驶室中,一共有44个台位的计算机终端作为信息化教学的主要场所,另外有8个台子,是记录型实训装置;还有一个SFM04仿真地铁车。“如果没有信息化手段,学生上地铁练习开车,会影响地铁的正常运营。学生在实训实习之后再开真车,可能效果更好。这既有效提高了学生学习效率,又减少了设备的损坏率。”

这是本报记者在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信息化工作委员会组织下参观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时看到的一幕。据介绍,2011年启动的“国家示范性职业学校数字化资源共建共享计划”(以下简称共建共享计划)历时两年,已初见成效,依据教育部职教数字化资源建设标准,目前已开发56个专业的400多门数字化精品课程和资源库,基本覆盖了职业院校教学、实训、管理、科研、服务、校企合作、工学结合、技能竞赛等关键业务领域。

一、积件技术:新概念冲击教师教学

“共建共享计划”让一场不显山露水的较量在校际之间展开,并对课堂教学和实训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影响。

记者在北京市商业学校参观时看到,在能容纳50人的实训室内,学生每人一机,正在应用网络资源平台进行会计基础的课程学习。据了解,学生平时就可以通过学校的网站,登录账号,回家就可以完成预习工作。学生可以下载课程中的PPT文件,并能找到指定课程的作业,在网上完成作业。会计基础课程每单元设有练习、单项训练或者综合训练,并提供对照的答案,学生一旦答错,根据题目的解释就能找到问题所在,网上对学生的学习进度有明确显示。一位老师解释说:“积件思想下的教学资源建设可以更好地服务于强调岗位、强点技能训练的教学模式、满足教师教学及学生自主学习的个性化需求。”

究竟什么是积件?《国家示范性职业学校数字化资源共建共享计划资源开发技术规范》中这样写道:“积件资源是本次共建共享计划成果资源的主体,积件是一个内容相对独立完整的学科知识点,每个积件有且只有一个独立的文件夹,文件夹可包含若干文件或子文件夹。”

然而,在项目初步讨论时,积件这一概念的理解让校企双方都很头疼。参与北京市商业学校一期课程资源建设的一位企业代表说:“最开始老师和技术人员为了‘积件’两边吵翻了天。积件在IT行业中其实是很简单的专业词,但让学校老师理解什么是积件,他马上就懵。老师平时接触到的内容是教学体系、课程教材、学习章节这样的概念,两方语言不通。” 后来,企业开发方把积件这个概念用积木做比喻,积件组合应用就像搭积木,这样老师和企业都有了很直观的理解。北京市商业学校的财会金融系主任丛秀云说:“积件实际上就是一个小积木,孩子日常填写一张凭证,就是一个积件。这个积件既可以在课堂上使用,也可以在企业工作中用到。”

“积件自由组合拼接,使老师节省了时间,以前老师都是自己完成PPT、备课、出题、考试、评价等工作,现在因为网络平台上的资源共享使这些资源的形式更像自助餐,你需要什么拿什么,最后组合成讲给学生的东西。”丛秀云说。在北京市商业学校一期成果展示中,已经拥有了13门网络精品课程、2154个积件、1744PPT课件等专业资源库。

二、三维仿真技术:模拟真实实训场景

记者在北京市铁路电气化学校还见到,在电梯专业相关的教学中,学生们不再是被动获取枯燥的基础知识,而是用信息化技术连接网络平台资源,在先学习后实际操练的课程形式,实现“理实一体化”的学习模式。

而在另一间电梯拆装实训室内,两位同学一组,共建一个仿真模拟电梯的控制柜,进行调试电源电路等操作的现场练习。“在这间有电梯控制柜的实训室内,同学组装完成之后,就相当于一个真的电梯控制柜,学生先通过网络平台自主学习,然后再重复模拟练习,最后再用仿真电梯实际操作,这样学生在识图、连线以及操作原理上都能得到充分的锻炼。不仅可以降低损失,减少设备的损坏率,还能让学生全面掌握原理结构。”姬立中说。

而在另外一间电动列车驾驶实训室,可以看到同电梯生产车间一样的理实一体的教学模式。不同的是,这里的学生身穿蓝色工服在模拟操练地铁车的驾驶技术。在实训室内,左侧的44个台位属于计算机终端,作为信息化教学的主要场所,另一侧的8个台子作为记录型实训装置。学生来之前都先从电脑上学原理,然后再在实训室动手模拟操作。

“列车运行前方到站是万寿路站,有在万寿路站下车的乘客请作好准备。”在一台名为SFM04的仿真地铁车上听到报站,好像出现了幻觉。“在体验仿真车的运行时,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是通过信息化手段,运用三维效果,训练学生职业的驾驶和真正在岗位上的感觉。”

姬立中说,“车内看到的手柄和操纵盘与真实工作场景是一样的,这样体验后学生的职业感觉自然不一样了。”

“行动导向教学模式”源自1980年代的德国职教界。在这次国家示范性职业学校数字化资源共建共享计划一期项目建设中,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立足电控专业就是“以工作过程为导向”课程体系,系统开发了适应电气类专业行动导向的教学课例及相关教学资源。

北京地铁公司高级工程师曹大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地铁是运行设备,不能作为培训训练设备,而共建共享项目在这一方面,运用信息化手段,能够弥补这个困难。学校以真实的设备作为训练设备,用软件模拟的三维仿真技术应用在学习中,能把地铁运行的整个过程展示出来,解决了实际工作中的设备问题。”

三、资源共享:节约成本省钱省力

在数字化资源共建共享机制可持续发展的研讨会上,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信息化工作委员会常务理事、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耿洁博士带着大家算了一笔账。以北京市商业学校的会计专业开发8门精品网络课程为例,假如学校自己开发会计专业的课程资源,每门课的开发成本大约需要30万~50万元,以开发8门计算,需要240万~400万元的资金投入;如果参与该专业的共享使用只需要8万元,就可以共享已经开发的所有资源。

“另外还有一些无法用经费计算的隐性投入未计算入内,如设计成本、学习培训、开发成本、质量监控、质量验收等。”耿洁说。

在共建共享计划实施之前,中职示范校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和难题是专业开发成本高、重点专业重复建,比如1000所中职学校中有322所学校都有“汽车运用与维修”专业,以及低水平、无标准、难共享等这些问题。而共建共享计划使这些问题得以解决,也在一定程度上节省了人力、物力相应的投入。

共建共享计划从企业的角度讲也是人力、物力的一种节约。用友集团培训教育部经理陈江北说,“我们中小微企业在全国6个大区有70多个办事处、2000家合作伙伴,如果全国各地开花去培养人才,企业没两年就垮了。”他认为,共建共享计划使企业有机会深入了解职业教育数字化课程开发的全过程,促进了企业与学校的深度合作,企业成为共建共享的参与者、实施者和受益者。

“共建共享计划是一项国家受益、学校受益、学生受益、社会收益的项目,项目的实施促进了学校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教学模式改革、评价模式改革,加强了师资队伍建设,提高了校长和管理者的信息化工作能力,加快了学校信息化建设步伐,提高了学校管理的规范化、现代化和信息化水平。”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校长胡定军说:“共建共享不能停留在理念上、政策上,而要体现在行动上,成模式、成规模、有组织、有载体、见实效。”

转自中国职业教育信息网